离婚时和妻子做了三次承诺 她还是原谅我了

我冲进厨房,拿起刀,对准自己的手指,提起一股气,落下

但是这股气还剩三分之一到达我小指的时候,减弱,再减弱,拿刀的手颤抖着,我仿佛听到手指在求饶、在哀嚎、在发出警报,告诉我这刀落下之后,我要承受无尽的疼痛,我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是的,我害怕,我用刀解剖和分割、修补过很多人的身体,但是我断不了自己的手指,切肤、筋骨分离疼痛让我望而却步。

然而这一刀如果不落下,将发生比这让我更害怕的事情,那就是离婚

丽丽现在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没有眼泪,只是轻轻吐出了两个字:“离婚。”

丽丽没有哭闹,我更加心如刀绞。

解释、求饶、哭泣和下跪,只换来丽丽嘴角一抹不可思议的笑,那笑有点像我们初见时候的笑,那时候深深地将我迷倒,现在却发作成穿肠的毒药。

我觉得应该有一种方式能留住她,要么她死,要么自己死,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转瞬即逝,犹如一道闪电,闪过,照亮了我,同时也吓坏了我。

我只知道,我们不能分离,除非死,这是我们的诺言。

是的,当时我们还庄重地用小指拉了钩,就在那个漆黑的夜晚,没有一点星光,但是我们内心璀璨发亮,她长发如瀑、柔美端庄,我英姿飒爽、俊朗清逸。

两个透明纯粹的人,在彼此的眼眸中轻轻颤动。

离婚时和妻子做了三次承诺 她还是原谅我了

因为这个拉钩,丽丽偷出了户口本,换了一张契约;因为这个钩,丽丽被家人打得差点站不起来;因为这个钩,丽丽和亲人八年年的决裂分离。

每每念及此,我都深深感念,发誓要给她一个坚实的肩膀,一个温暖的家,于是我没日没夜地加班,没日没夜地奋斗,慢慢地我发现自己一直在一个枷锁里,背负了太多的重量。

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我承载了她全部的期待。

当她细嫩的手洗床单洗破皮的时候,当她深夜拿着父母照片哭泣的时候,当她因劳累而叹息的时候,我又都要往心里加一个砝码,渐渐无法喘息。

我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我用一把手术刀救了很多人,也赚了很多钱,她不用那么劳累了,她也和家人团圆了,我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我以为我的使命完成了,但是发现那个枷锁还在,越收越紧。

已经有了富裕的生活,父母眼中的穷小子已经变成独当一面的主任医师,但是她的心反而空了,她一个人在偌大的房子里,不再有清苦纯真的对视,不再有甜蜜的相拥。

因为我总是很繁忙,她总是独守空房,她的谅解集聚成了怨愤,她当初的义无反顾是为了寻找心灵的依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我疲累的身体需要找个地方休憩,但是那个家里,有她哀怨的眼神,以及“难道你忘了当初我为了你”这种句式的魔咒。

我也不懂,为什么她还不能满意,我当初是为了寻找内心的依靠,为什么一切好像都改变了。

直到有一个人给我内心带来了解药,她灵动清秀,一如当年的丽丽。

她不要名分,只求心意相通,携手相靠,她总会给我按摩,放松我的心情,她的触摸给我带来了久违的悸动,她的微笑能化解我所有的烦恼,她给我读诗,煲汤,不求回报。

清新的风,变成了雷暴,青春的激情重新再我血液里流动、燃烧,我还是没能抵得住诱惑。

因为没有被揭发,我就认为一定能隐瞒,可是现在,结束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来到。

离婚时和妻子做了三次承诺 她还是原谅我了

我闭上眼睛,又拿起了刀,不知道为什么,菜刀的气势比手术刀来得更加悲壮,手术刀没有将我难倒,但是家里的菜刀,却将我套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一根手指来挽回,也许我只是想找一个惩罚自己的方式,也许这样能够刺痛自己,能够刺醒我们。

我看看丽丽,问还能否回到从前,如果我愿意断一根手指,拉钩发誓的那根,丽丽子面部抽搐了一下。

我倒满一杯白酒,一饮而尽,挥刀就要落下,咣当!刀掉到了地上:“你疯啦!你是个医生,你没有手指怎么生活!”丽丽抢过刀扔在地上,满脸泪水站在我面前。

“我发誓,我真的再也不会这样了,你要原谅我,我求你原谅我。”我字字含泪。

面对我的背叛,丽丽无法接受,不想继续面对的她就说出了“离婚”这两个字,其实她的内心无力纠结。

但是当我将要失去一个手指时,她又坚定无比,一定得阻止,因为我失去一个手指,她好像失去了一个臂膀!

在她要和我离婚的时候,我跪在地上重重的发了三次誓,做了三次承诺,妻子才原谅我,其实我们都明白,我们早已融为一体,紧紧相连,无论什么,都不能分开。

那夜我们相拥而泣,彻夜长谈,婚姻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一辈子的忠诚和执着绝非一尘不染、毫无杂质,一份完美的婚姻也许都是不完美的因素组成的。

那夜我们又成长了一次,我们明白,爱原来是座漂亮而不完美的天堂,久了,总有要修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