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赋吕不韦什么时候下线 嬴政一封信导致吕不韦自杀

大秦赋》剧情中的吕不韦,已经越来越不知道约束自己了,赵姬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曾经劝过吕不韦,让他遇到事情都要和嬴政商量,毕竟他是秦王,而李斯也说过,吕不韦现如今的作为,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嬴政尽管年纪小,但也是秦王,吕不韦就算权势滔天,那也是臣子,然而不光是在大殿上,吕不韦总是截下嬴政的话头,而且众臣议事也都听从吕不韦的安排,时间长了,嬴政绝不可能允许。那吕不韦什么时候会下线呢?他为何会因为嬴政的一句话而选择了自杀呢?下面就让吾爱诗经网的小编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大秦赋吕不韦什么时候下线 嬴政一封信导致吕不韦自杀

1、吕不韦帮助嬴异人成为丞相

吕不韦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同时他还是一个成功的“风投家”。在“士农工商”社会等级森严的时代,吕不韦为了使自己能够摆脱“商人”这个低级身份,不惜花重金投资了一个“奇货可居”的人物,想借此踏上士途,当然最终吕不韦的投资是成功了,然而在他成功的同时失败也随之而来。

吕不韦“风投”的对象是当时还在赵国做质子的秦异人,他是秦国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当然,由于安国君的子嗣众多,而秦异人根本不受待见,因此才被送往赵国都城邯郸作质子。在外人看来秦异人是被秦国抛弃的人,根本没有利用价值,但吕不韦却不那么认为,他认为秦异人奇货可居,可以帮自己踏上士途,于是为了拉拢秦异人,吕不韦把自己的小妾赵姬送给了他做妻子,之后不久赵姬就为秦异人生了个儿子,也就是嬴政。

不仅如此,吕不韦还花重金帮助秦异人在赵国打通人脉,为秦异人日后回国打下基础。当然,秦国方面吕不韦也做了很周到的安排,当时,秦太子安国君的正妻华阳夫人没有儿子,也就是说安国君虽然子嗣众多,但是却没有嫡子,于是,吕不韦就想方设法地让华阳夫人认秦异人为亲子,在秦异人顺利回国后,出于华阳夫人这层关系,秦异人成为了安国君的嫡子,身份陡然而增变得尊贵了起来。

当然,此时吕不韦并没有粘到秦异人的光,而他也并不着急,因为他在等待一个时机的到来。而这个时机很快就来到了,安国君在继承秦王位不久后就病故了,这样一来,秦异人便继承了秦王位是为秦庄襄王,而吕不韦也如愿地成为了秦国丞相,从此,开启了他的士途之旅。

大秦赋吕不韦什么时候下线 嬴政一封信导致吕不韦自杀

2、吕不韦被嬴政一封信所杀

秦庄襄王在位三年而亡,他十三岁的儿子嬴政继承了秦王位,当然由于他年龄尚小,作为丞相的吕不韦便把持了朝政,此时的他可以说是权倾朝野,连嬴政见了他都得喊一声“仲父”。吕不韦不仅在朝中日益嚣张,他还经常出入于嬴政之母赵姬的宫中,做出了淫乱后宫之事。而这些,嬴政是看在眼里,对其也记恨在心。

随着嬴政的渐渐长大,其政治手腕也日渐成熟,此时的吕不韦感觉到了危机,于是他便主动地跟赵姬划清了界线,当然,为了安慰赵姬,吕不韦将年轻的嫪毐送到赵姬身边代替自己,而赵姬也是来者不拒,很快就和嫪毐你侬我侬,并为其生下了两个孩子。

这件事属于是皇家丑闻,此时已经21岁的嬴政哪能容下此事,再加上嫪毐不知收敛,企图仗着与赵姬的这层关系想干预朝政。于是“蕲年宫之变”爆发了,在这场变故中,嬴政处死了嫪毐以及他和赵姬所生的两个孩子。

也就在这场变故后,嬴政完全掌控了朝政,当然,这样一来吕不韦这个丞相也做到头了,嬴政本想杀吕不韦,但是由于吕不韦在朝中党羽众多,嬴政便放弃了这个想法,而是把吕不韦贬到河南养老,出于心中对吕不韦的愤恨,嬴政后来还给吕不韦写了一封信,其内容如下:

“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史记·吕不韦列传》

大致意思是:吕不韦你对秦国有什么功劳?封你到河南,给你食邑十万户。你和秦国又有什么血缘关系,竟要我喊你仲父?你和你的家人都去蜀地居住吧!

见到此信,吕不韦知道嬴政对自己已经起了杀心,想想自己当初的“风投”成就了嬴异人,从而也成就了嬴政,自己虽然成功了,但是也输得非常彻底,于是他选择了服毒自杀,完结了自己的一生!

大秦赋吕不韦什么时候下线 嬴政一封信导致吕不韦自杀

3、吕不韦什么时候下线

吕不韦曾对华阳夫人说过,自己想要的是天下,想要当天下的丞相。嬴异人下线后,吕不韦离自己的梦想更进一步。现在的吕不韦大权独揽,独断专行,觉得嬴政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很好拿捏,所以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吕不韦作为丞相,又拥有摄政大权,可谓是权倾朝野,一时间呼风唤雨,好不快活,于是渐渐开始飘飘然起来。在朝堂上,他当着嬴政的面搞“一言堂”,各种拍板做决定,都不过问嬴政,这使得嬴政下不来台。尤其是在决定大臣的生杀大权的时候,吕不韦像是在清除异己,引人怀疑。

例如麃公打败魏军,夺回城池,本来要论功行赏,但是吕不韦非但不赏赐,还要杀麃公,理由是麃公斩首了三万敌军,违背了新律,这一点令人难以接受。颁布施行新律,需要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心急出不了热豆腐,吕不韦想要“杀鸡儆猴”,太过心急,而且不考虑嬴政的感受,这一点触犯了大忌。

因此说吕不韦在大权在握之后,开始飘了起来。只可惜吕不韦似乎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正所谓“鸟兽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嬴政已然当上了秦王,正是他要立威的时候,聪明人都懂得这时候需要分外收敛和谨慎才对,免得惹祸上身。但是吕不韦偏偏反其道而行,觉得自己是大功臣,是嬴政的仲父,还拥有摄政大权,可以无所顾忌,肆意妄为。

但是嬴政却并非三岁小孩,虽然他目前年纪尚小,但是由于经历丰富,心智早熟,并非同龄人可比。而且嬴政是“千古一帝”,心思深不可测,他想要的是集权,而吕不韦就是那个横在他面前的一个障碍,只要吕不韦还在,嬴政就很难取得实权,长此以往,这天下实际上就是“吕不韦”的天下。

所以在嬴政的心里,渐渐对吕不韦开始反感,加上吕不韦独断专行,不顾及嬴政的感受,这使得嬴政更加想要将眼前的障碍除去。于是嬴政对吕不韦起了杀心,只是现在时候未到,嬴政只能一直隐忍。等到李斯上位的时候,吕不韦的死期就不远了。

吕不韦也算得上是“千古一相”了,只可惜他不懂得见好就收,锋芒毕露,功高盖主,导致最终草草收场的凄凉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