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成立的”中国工作组”启动

2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在美国防部成立了一个“中国特别工作组”,3月1日五角大楼成立的”中国工作组”启动。说到五角大楼这个”中国工作组”,到底是起到一个什么作用的呢?五角大楼成立”中国工作组”的目的是什么?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五角大楼成立的"中国工作组"启动

五角大楼成立的”中国工作组”启动

3月1日,五角大楼的中国工作组召开了第一次会议。

会议规格顶配:主持人是国防部长奥斯汀,其他20名参会者是分别来自国防部长办公室、联合参谋部、各军种、作战命令和情报部门等的工作组成员。

按照五角大楼发言人约翰·柯比的说法,周一的会议“正式确定工作组的使命、时间安排和成果”。

据介绍,工作组将在之后4个月内完成工作,期待能提供一些“初步指导”,在北京继续努力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大国之际,确保华盛顿做好准备。

五角大楼成立的"中国工作组"启动

此前拜登下令美国防部成立“中国特别工作组”

当地时间2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在五角大楼宣布,美国防部已经成立了一个“中国特别工作组”。该工作组由国防部各部门文职和军事专家组成,并被形容为一场“冲刺”任务。

拜登要求工作组重新评估美军面对中国挑战的战略方针,并在4个月后向美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提交一份调查报告。他说,评估将有助于“在中国事务上开辟一条强有力的前进道路”。

据美国国防部官网消息,当地时间10日,拜登在副总统哈里斯的陪同下对五角大楼进行了上任以来的首次访问,并下令国防部成立一个“中国特别工作组”。

该工作组将由“至多”15名文职和军事专家组成,由国防部长中国事务高级助理拉特纳(Ely Ratner)领导。拉特纳是美国政府的中国问题专家,曾长期担任拜登的助手。

拜登给了工作组四个月的时间,要求他们对美国军方如何在应对来自中国挑战一事进行新的评估,届时将调查报告提交给国防部长奥斯汀。该报告预计将不对外公布。

国防部官员称,这个“中国特别工作组”是一场“冲刺”任务,将优先研究美军在亚洲的部署、技术、情报、盟友和伙伴关系,以及与中国的军事关系。成立该工作组的目的是,协调美国政府的经济、政治、外交和军事方面的职能,与跨部门伙伴合作,形成一致的政策来“对抗中国”。

在首访期间,拜登对五角大楼工作人员表示,评估结果将是一系列关于关键优先事项和决策点的建议,以便在与中国有关的事务上规划出一条“强有力的前进道路”。

他还在讲话中说:“这需要政府的全部努力,也需要国会两党合作以及强大的联盟和伙伴。这是我们应对中国挑战、确保美国人赢得未来竞争的方式。”

除中国问题外,拜登在讲话中感谢了美国军人的奉献,并下令在全军范围内努力解决白人至上等极端、暴力民族主义的问题。他还和国防部长奥斯汀一同参观了纪念非裔美国人贡献的长廊。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成立的第一个带有“中国”字样的机构。在美国国会中,还有两个涉及中国的专门委员会,一个是美国“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以下简称CECC),另一个是“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以下简称USCC)。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政府频繁炒作“中国威胁论”。2020年5月,美国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宣布成立“中国特别工作小组(China Task Force)”,以应对“中国对美国各个层面的挑战”;同年7月,美国国土安全部成立“中国工作组”(China Working Group),声称是为了全面地阐明、优先考虑和协调该部应对“中国对美国本土构成的不断演变的威胁”。

美国国防新闻周刊(Defense News)10日报道称,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国防部将重心更多地转向中国,将资源增加到太平洋地区。从拜登宣布在国防部成立“中国特别工作组”看来,对中国的关注似乎是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为数不多的共同点之一。

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称,此举凸显了拜登政府准备在军事领域“反制中国”,而拜登则是将“遏制中国崛起”作为美国军方的首要任务。

对于美国政府炒作“中国威胁论”一事,我国外交部早就做出过回应。去年12月,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表示,我们再次奉劝美方有关人士,走出所谓“中国威胁论”的虚幻世界,倾听美国民众的理性声音,认清当今世界的时代潮流,多做有利于中美两国、有利于世界的实事。

五角大楼成立的"中国工作组"启动

五角大楼成立”中国工作组”的目的

中国专家认为,五角大楼的“中国工作组”无论从人员规模还是研究领域来看都是罕见的,显示中美关系中军事关系和军事竞争的重要性、紧迫性在上升。4个月后该组所得出的一系列结论可能将是涉及与中国展开竞争的一整套方案,更具行动特色、可操作性和进攻性。

五角大楼的新闻秘书约翰·科比表示,奥斯汀在五角大楼主持了工作组首次会议,会议内容旨在确定“工作组的使命、时间安排和产出,他们正在努力对有关中国事务的部门、政策、项目和程序进行基线评估。”工作组预计将在今后四个月内完成工作,工作组大部分的结论“将被列为机密”。最后,参会的国防部官员表示,希望为奥斯汀提供“具体、可执行的建议和操作方案,以应对中国带来的挑战。”

美国国防部这个“中国工作组”的重要性不容忽视。首先,它“诞生”之日就自带光环,美国总统拜登2月10日视察五角大楼时宣布成立这个工作组。第二,这个工作组的负责人埃利·拉特纳也有来头,是个中国通,拉特纳当前是负责中国事务的国防部长特别助理。公开报道显示,2011年至2012年,拉特纳在美国国务院工作,之后于2015年调任拜登的副总统办公室,担任国家安全副顾问。

最值得一提的是,拉特纳以智库成员的身份在2019年参与撰写了《应对中国的挑战:重塑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竞争力》,其主要观点包括:美国政府应将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作为当务之急等。拉特纳作为拜登的重要助手和国安团队重要成员,被拜登指派担任国防部长特别助理,显示中美关系中军事关系和军事竞争的重要性、紧迫性在上升。第三,从这个工作组的成员来看,来自国防部长办公室、联合参谋部、各军种、联合作战司令部以及情报系统,共有20名之多。这些人员都来自五角大楼的核心部门,也体现出此小组的跨部门统筹协调,授权也高,最终势必形成成体系、全方位、跨部门的对华政策和措施。第四,从最终成果来看,工作组的结论将会是美国全球态势评估的一部分。科比说,该工作组将专门研究国防部与中国的互动,这是美中政府研究的一部分。“国务卿希望拉特纳先生做的是,从我们的角度来审视中国带来的决定性挑战,以及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来确保能应对挑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美军事关系专家2日对《环球时报》表示,美国新一届政府在执政之初对上届政府政策进行评估,根据新情况确定本届政府的政策方向是常态。拜登政府授命五角大楼成立一个中国工作组表明美国竞争战略的重心是安全竞争,强调国家安全、联盟体系、国际争夺、军事围堵。这意味着该组会从国家安全,尤其是军事安全的角度来制定美国国防战略。

而其中中国因素是核心因素、主轴因素,他们要去研判中国因素为美国全球战略和地区战略带来的挑战有多大,并且中美之间在哪些方面存在差距,美国需要发展哪些能力,着力点在哪儿等。从而进一步为美国对外政策的制订提供依据,而这个结论最终也会渗透到美对华政策各个领域中。

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认为,美国国防部在冷战后不同时期都有专门小组对美国面临的主要挑战展开相应研究,但规模有所不同。但拉特纳领导的工作组无论从人员规模还是研究领域是历届美国防部对华政策研究中从未有过的。

对于四个月后这个工作组产生的结论,虽然无从知道具体细节,比如陆海空以及空天部队等如何做出调整应对中国,但大的方向可以预见。

“这个结论一定是涉及与中国展开竞争的一整套方案,涉及各领域,更具行动特色、可操作性和进攻性。这将是拜登对华总体政策中非常关键的组成部分,会进一步烘托出美国在对华政策的国防领域中全方位竞争的紧迫性、广泛性以及长远性。”李海东进一步判断道,“这个工作组最终所得出的一系列结论大概率会具有跨政府的功能,也就是说在下届政府中会有所延续,生命力会延续很长时间,会有持久性影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橙子八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69114.com/43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