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护女生的安全

关于“女童保护”这一个词一直是这个社会高度重视的问题,而且在近年来出现女童性侵的事件也是频出不穷,据最新消息报道代表建议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必修,因此如何保护女生的安全也是重中之重,那么接下来大家就随小编一起了解看看~

如何保护女生的安全

代表建议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必修

3月2日,2021年“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座谈会由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下称“女童保护”)、凤凰网公益频道联合主办,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支持。全国人大代表赵皖平、刘丽、方燕、朱列玉、张宝艳,全国政协委员胡卫、刘红宇,以及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共青团中央等部门相关负责人和研究机构专家以线上视频和线下出席相结合的方式参会。

据主办方介绍,《刑法修正案(十一)》已于3月1日起施行,新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也将于6月1日起施行。在此背景下,本次座谈会聚焦未成年人保护问题,研讨法律修订背景下儿童性侵治理的机遇和挑战,推进未成年人保护的机制建设。

为加强和创新未成年人保护社会治理、完善未成年人检察社会支持体系建设,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与“女童保护”签署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在儿童防性侵、被害人救助、心理疏导等领域深入合作,积极推动形成全社会保护合力。

“女童保护”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媒体报道的332起性侵儿童案例中,有265起表明了城乡地域分布,发生在城市的占66.40%,发生在县城的占30.36%,发生在农村的占10.53%。孙雪梅表示,媒体曝光案例的地区分布中,城市地区高于农村地区,这并不等同于城市地区儿童被性侵案例比农村地区更为高发,恰恰说明城市地区儿童比农村地区儿童受到更为密集的来自家庭、学校及社会的监护。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长期关注乡村,过去一年在实地调研时发现农村地区遭遇性侵的儿童普遍存在一些困境。比如受害者在取证环节不太愿意配合,家长、学校碍于面子、声誉,不希望性侵事件被公布。因此,赵皖平强调,对受害当事人的教育一定要跟上,让他们大胆地指证犯罪分子,同时一定要把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九年义务教育的教材中,“当然教材的遴选、设计,要经过专家的研讨”。

实际上,社会大众对防性侵教育持非常正向的支持态度。“女童保护”调查显示,超九成的人认为有必要对未成年儿童进行性教育、防性侵教育,其中,69.33%的人认为非常有必要,28.12%的人认为有必要。对于是否需要将对未成年儿童的性教育、防性侵教育纳入常态化教学,53.40%的人认为非常有必要;42.10%的人表示有必要。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妇联执委、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一直致力于帮助被拐儿童回家,她建议将防拐及儿童防侵害教育纳入九年义务教育体系,并组织法律、教育、公益等不同领域专家根据以往不同案例制定教材,作为中小学生在校的必修课。

今年6月1日即将施行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指出,学校、幼儿园应当对未成年人开展适合其年龄的性教育。国务院妇女儿童工委办公室巡视员宋文珍认为,在学校、幼儿园根据儿童年龄特点开展性教育,具有划时代意义。性教育应该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接受性教育也应该是学生的权利,这充分体现了性教育在学校、幼儿园的地位。其次,体现了我们预防儿童性侵害的关口前移。“我们要逐步确立性教育在学校课程中的地位,编制教材、开设课程,培训师资,都需要推进开展。”

面对性侵儿童案件高发的形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常务副会长、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认为,应该加大法律的惩处力度。“现在很多性侵儿童的犯罪分子受到的处罚力度不大,违法和犯罪成本很低,导致很多人敢对未成年人下手。”他建议,一方面要完善相关的法律体系,加大对猥亵和性侵儿童犯罪分子的打击力度,量刑一定要从严;另一方面,将儿童防性侵内容写进教材,学校要加强对学生的教育力度。

对于熟人作案比例居高不下的现状,胡卫指出,还要继续执行强制报告制度,“只要有人发现,就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告。如果熟人和知情人不报告,也要加大对熟人和知情人处罚的力度。最后还要培养一支社会(职工)队伍,对受到性侵和猥亵的儿童造成的心理创伤,要及时进行心理辅导,使他们能够很好地走上社会。”

如何保护女生的安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橙子八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69114.com/43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