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性命把公主当棋子 结果让皇上后悔不已

岚儿!朕知道错了,你听话好不好岚儿,朕现在知道错了,父皇还是最疼爱你的,岚儿!你不要做傻事啊!”一向威严庄重的皇上,此刻面色惊慌的站在桥头,他现在一心只想求公主的原谅,他后悔了,也害怕了。

“父皇?原来你还是我的父皇?哈哈哈!父皇不觉得非常的可笑吗?在你的心里,女儿只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拿去吸引刺客的诱饵而已,我有何德何能称得上你的女儿这个名号?”宋诗岚站在桥中央绝望的说。

她后背上被刺客刺伤的伤口还在隐隐往外渗血,但是身上的疼痛又怎么能比得了心里的疼痛。

她转过头不再看远处因为顾忌不敢过来的众人,仰着头看着明亮的天空,似乎在朵朵白云中看见了自己母妃慈祥的面孔。

她坦然的笑了一下,然后纵深跃入桥下的寒潭,丝毫没有犹豫,她已经没有活着的心思,便不再做求生的挣扎。

在以往的十八年中,宋诗岚认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受宠的公主,这世界上除了她的父皇,没有一个人敢惹她不高兴,因为她有天底下最尊贵的宠爱。

为保性命把公主当棋子 结果让皇上后悔不已

不仅宋诗岚这样认为,全天下的人都这样认为,因为他们见证了太多次当今皇上对这位大公主的喜爱。

至于皇上为什么那么宠爱大公主,是因为她的母妃是上一任皇上最宠爱的皇后,宋诗岚继承了她母妃面貌上的优点,生的比她母妃还好看。

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唯一的软肋便是这位大公主,大公主就是皇上的逆鳞,而那些一向觊觎宋国的异族,自然也知道。

在他们的心里,只要能抓住这个大公主,那么皇帝必定要什么给什么,到时候可能整个宋国都要改朝换代。

其实只有皇帝自己心里明白,他到底把自己这个最宠爱的大女儿当成什么,只是这十多年的宠爱,到底不是作假。

上元节的那一夜,宫内举办千灯宴,各宫都忙着制作灯笼,人员鱼龙混杂,没有人注意到有几个不一样面貌的人混了进来,即便注意到,也只以为是来制作灯笼的。

唯有皇上的暗卫一直紧盯着几人的动向,随时向皇上汇报,当皇上听见暗卫说那几个人悄悄摸向大公主的寝殿的时候,心里还犹豫了一下。

毕竟这一计,有可能会让大公主命丧敌手,但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为了尽早铲除异族,皇上还是下令静观其变没有阻止。

直到那伙人真的劫持了宋诗岚,来到了他的面前,他还是假装一副紧张的样子,让他们误以为有了宋诗岚就可以予取予求,事实上他只不过是为了把宫里的内贼揪出来而已。

当皇上身边的内贼看大势已定,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之后,皇上便知道自己这次的计谋成功了,于是脸上焦急的神色立马消失。

一声令下,周围宫墙上的弓箭手万箭齐发,丝毫没有顾忌刺客手里还有他们认为的最受宠爱的大公主。

若不是宋诗岚身边忠心的嬷嬷宫女拼死把她护在身下,恐怕她没被砍死也被乱剑射死了,她埋着头趴在地上感受着身上一具具为了救她倒下来的尸体,心里忽然就升起了恨。她没有错过向来疼爱自己的父皇下令射杀时那看她的冰冷的眼神,似乎在他心里,自己这个女儿从来就是他制造假象的工具。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听见身边的宫女忙着去叫太医,忙着去禀告皇上,她忍着后背的剧痛看着周围陌生的宫女嬷嬷,终于想起来自己最亲信的人都死了。

为保性命把公主当棋子 结果让皇上后悔不已

她不顾身边人惊慌的眼光,赤着脚走出了宫殿,一身白衣后背的位置已经沾上了一丝血迹。

宋诗岚想,若是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该多好啊,梦里她还有疼爱自己的父皇,有无尽的宠爱,可到头来,她终究只是一颗棋子,只不过被养的久了点,到时间了,还是要回归现实。

她不自觉的就走到了御花园,一眼就看到了最显眼处的那颗桃花树,那是十年前她缠着父皇一起亲手栽下的,可现在竟是那么的讽刺。

她看见旁边有一把斧头,于是大步走过去拿起斧头就向那颗桃花树砍去,跟着她身后的宫人都吓坏了,可是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因为树干有些粗壮,宋诗岚又受着伤,砍了几斧头便没有了力气,她又跌跌撞撞的向远处走去,直到走到了寒潭桥上,站在了桥中间,只要她一跃,必死无疑。

远处紧赶慢赶的来了人,正是她一直敬爱的父皇,听见父皇的满口谎言,她一时间只觉得这世界真的好假。

既然这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那就离开吧,至少不用再继续活着面对痛苦了,这一世,就当是个教训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橙子八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69114.com/39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