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诗:不是每个女孩都是白雪公主

《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中,施诗饰演的苏陌很不讨喜。收了男主母亲的钱出国读书,不辞而别离开男主;从国外求学归来看到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她又想尽一切办法企图横刀夺爱……自私、冷漠、无情,网友对苏陌的吐槽铺天盖地。

施诗说,原生家庭造就了苏陌这样的性格,从小缺少依靠、没有关爱,让苏陌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施诗也明白苏陌的感情观“她努力读书工作,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因为以前悬殊的社会地位,可能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作为扮演者,施诗看到了很多网友对苏陌的吐槽,她坦言这个角色的确不讨喜,但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灰姑娘或者白雪公主,“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性格和追求,我希望大家可以看到她积极的一面,积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一点还是比较可取的。”

和苏陌一样,此前《知否》中施诗饰演的墨兰也是最不讨喜的那一个,虽然这样的角色被网友骂得越惨,越证明演员演得越好,但对于很多年轻漂亮的女演员而言,内心还是有所抗拒。相反,施诗对于相对完美,类似“白富美”这样符号化的角色并不感冒,“接角色我不是很功利,这个角色有打动我的地方,我可能就会接。”施诗也并不担心因人设不好而被骂,她说相比人设争议,自己更怕的是饰演的角色没有特点。

希望大家看到苏陌积极的一面

新华网:《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中的苏陌感情观被很多网友诟病,你怎样理解“苏陌的感情观”?

施诗:苏陌的感情观就是很勇敢地去找寻自己曾经获得不了的爱情,她很努力地读书和工作,也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有资格去争取以前失去的爱情,因为以前社会地位的悬殊可能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我对她的感情观大概是这样理解的。

新华网:是什么根本原因造成苏陌这样的性格?

施诗:原生家庭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她的性格肯定是和原生家庭的问题有很大关系的,从小到大在这种成长环境中没有依靠、没有关爱等等,造成她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强,我认为这些都是导致她后来性格的原因。

新华网:苏陌这个角色在观众心里不是很讨喜,作为扮演者,你有什么想说的?

施诗:这个角色也许的确不是很讨喜,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灰姑娘或者白雪公主,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性格和追求,虽然可能很多人都不喜欢苏陌这样的女孩子,但是我希望大家也可以看到她积极的一面,很积极地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一点还是比较可取的。

相比人设不讨喜,更担心角色没特点

新华网:你饰演过很多“不讨喜的角色”,比如苏陌、墨兰,似乎都被网友骂得挺惨,在接这些角色前有过犹豫的心理吗?

施诗:其实说实话我接角色不是很功利,我觉得这个角色有打动我的地方,我可能就会接,而且编剧有时候会把角色写得很饱满很多面,我比较喜欢这样的角色。我不太喜欢那种比较符号化的角色,譬如说她是富家千金啊或者她是什么什么的,还是希望能更多锻炼自己塑造比较饱满人物的能力吧,所以我在选择角色的时候不怕这个角色会有争议或怎么样的,比较怕的是这个角色没有特点。

新华网:其实很多年轻女演员是不愿意接相对反面的角色的,一方面担心被骂,一方面也担心被“定性”,你为什么这么敢?

施诗:别人不敢所以才把机会留给我了吧,哈哈哈哈,其实就像刚才说的,我很怕角色是无趣的,其实不太讨喜的角色或者说是反面的角色可能可发挥的空间会更多一些,我也是希望通过这样的角色一次次地多挑战一下自己,不想一直演千篇一律的角色。

新华网:有没有遇到过网友因为角色不讨喜代入感太强而去你主页留言指责你?遇到这样的留言时你一般会怎么做?

施诗:有啊,有很多人会发私信给我。我这个人其实拍戏的时候比较感性,而生活中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所以有些躲在屏幕背后说很难听话的那种键盘侠,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太会干扰到我的情绪,也有发来私信谩骂的或者问我为什么总是接一些反派角色的。

其实对于我来说,我职业上的选择不太会因为一些观众不好的反馈就产生什么影响和变化,我还是比较清晰自己在职业上的一些选择的,所以他们给我留言说一些不好听的话的时候,我并不是很在意,看过就忘了,记不住(笑)。

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新华网:近期《隐秘而伟大》《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甜蜜》接连霸屏,你在微博上调侃自己是“辛辛苦苦打工人”“打工人打工魂 打工四年没人疼”,这里说的“打工四年没人疼”是什么意思?

施诗:这个我在回复网友的时候好像是有回复过,哈哈哈,因为我是从16年开始连续这样高产地拍戏,这四年间,节假日、生日什么的,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在剧组或者去剧组的路上度过的,所以陪伴家人的时间比之前少了很多,就说了个“没人疼”哈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为了押韵(笑)。

新华网:虽然高产,但科班出身有颜值、有演技的你似乎很少担任女主,会介意这件事吗?

施诗:我有拍啊,其实我从出道到现在拍的女主戏也有几部了。不过我还是认为角色本身更重要吧,我是一个比较在乎角色的人,女主女配女三女四……这种番位其实对我来说不是那么重要。做演员,大家都是很平等的,都在一个剧组共事,只是所分配到的角色、场次的多少不一样。我们一直说“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再小的角色都很重要,所以我不会介意这个事情,只要这个角色好,不管她排几号我都会愿意接的。

新华网:看之前采访中你是个很刚强也很喜欢挑战的姑娘,喜欢攀岩、潜水、极限运动,会觉得自己性格中有男孩气的一面吗?处理一些比较柔弱甚至有点娇柔、有点嗲的角色时会不会难度比较大?

施诗:攀岩攀得不太好,潜水还可以,打球还可以,性格我觉得也不是男孩气吧,可能就是性格中刚强的东西会比较多一点,因为有的女孩子也是挺刚强的,跟男孩子气可能是两回事哈哈。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热爱户外运动的人,加上我性格又比较强硬一些,所以有很多人觉得你好像不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女生,其实大家对女性的这种定义也可以适当地改变改变,也不见得非要是娇声嗲气的才叫女孩子。

如果这个角色跟自己本身的性格差距特别大,其实处理起来是会有难度的,但也是有方法可以攻克的,而且就算诠释一些跟自己性格非常像的角色也不能代表就没有难度,演绎一个角色的难度高低,跟是否和自己相像,其实关系并不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橙子八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69114.com/3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