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每个人都是带着成见来看待世界的,如果你不带成见,那么你对世界根本就没有看待方式。——许知远”在《十三邀》的第四季第九期,许知远采访了一名淘宝主播——薇娅。

每个人都是带着成见来看待世界的,如果你不带成见,那么你对世界根本就没有看待方式。 ——许知

在《十三邀》的第四季第九期,许知远采访了一名淘宝主播——薇娅。

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薇娅的:全球好物推荐官,淘宝第一主播,2019年的双十一引导成交额27个亿,代表了目前淘宝直播的天花板。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许多媒体戏称,中国的知识分子完了,他们终于选择向流量低头。

因为在此之前的节目中,许知远邀请的嘉宾或者是极具代表性的演员和导演,比如徐峥、陈冲、贾樟柯,或者是文化界、商业界的巨擘,比如陈嘉映、西川、王石、汪建。

选择一位物质符号般的淘宝女主播进行对谈,确实在四季《十三邀》中前所未有。

当薇娅在直播中向观众介绍许知远时,说到许知远老师有一档名为《十三邀》的节目,曾经采访过李诞老师、马东老师……

许知远笑称:你怎么净说这些没文化的,还有很多有文化的呢。

薇娅问道:比如呢?

许知远停顿片刻,说:比如陈嘉映老师。

薇娅笑着点了点头但没有就此接话。

我相信薇娅并不知道陈嘉映是谁,甚至可能连一期《十三邀》都没有看过。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而且更为讽刺的是,正是被许知远称作“没文化”的两次对谈,却是《十三邀》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两期。

在这两场著名的对谈中,许知远的天真与马东的老练、许知远的严肃与李诞的戏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此的强烈反差亦出现于与薇娅的对谈当中,许知远与薇娅展现出的两种状态泾渭分明,或者可以说,与代表了这个极度物化时代的薇娅相比,许知远的存在显得如此不合时宜。

在与薇娅的这场交谈中,许知远一直沉浸于极度个人的知识分子语境之中,错位感贯穿始终。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在起初的直播中,当许知远听到薇娅十分钟就已经卖出6500本单向历时,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我操”,使薇娅及所有工作人员惊呆(这一声粗口在正式播出的版本中被剪掉)但随后迅速回归到自己的状态、回归到那种被李诞称为“十分不口语化”的表达方式。

薇娅:单向历上面的代码是什么意思?看得我有点晕。

许知远:晕眩是人生的本质,不用那么清楚。

薇娅: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穿人字拖?

许知远:因为脚展现在外面,它代表了自由。

薇娅:单向历红色版和黑色版有什么区别么?

许知远:它们合在一起就是《红与黑》嘛。

“哲学”、 “本质”、 “自由”、 “文学”……

这些可以说是陈旧、甚至陌生的概念在整场直播中显得是如此突兀和刺耳。

每当许知远吐出这些“抽象”的名词时,薇娅都只是笑笑予以应对,她也许对此并非一无所知,很可能只是觉得如今谈论这些概念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可笑。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可如此谈话的方式并非是许知远在有意卖弄,这些如今看起来不合时宜的的概念却是深深烙印在许知远的生命当中,正如许知远在节目中感慨道:“有许多人的喜好和特长并不是时代的精神需要。”

没错,许知远正是其中之一,他的种种观点与行径在这个时代总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许知远对这个被技术、速度、娱乐驱动的时代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怀疑和不解,他怀疑技术进步给世界带来的变化、他质疑某些人生必须经历的存在、他认为这个时代正流于粗鄙化和浅薄化、他排斥那些本质上是陈旧的“新鲜事物”……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他是不满的和愤怒的。

在与李诞的对谈中,他认为“笑”在这个时代不该如此重要,被李诞反问道:笑在哪一个时代不重要?

在与马东的对谈中,他认为《奇葩说》所有讨论的问题都是前人讨论过的,都没有争辩的意义,被马东反驳道:你就不该看这个节目。

而在与薇娅的对谈中,他认为短视频和直播并不新鲜,自己接受,但并不会去看它们,薇娅笑了一笑依然不予置否。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许知远看起来似乎是矛盾的,他渴望崇高、向往精致,因此他一直生活在在如此过分自洽的环境之中,沉湎、陶醉于属于过去的经典,被洗涤过的永恒。

但他同时又具有强烈的好奇心,他一直试图观察、聆听这个时代,却又总是徒劳无功。

但事实上,他只是看似在接受新知、融入时代,其实一切都只是他为了印证自我而去做出的“否定”。

他此时是真真正正活在过去的人、活在自我的人、活在理想的人,活在“圆融”的人。

但生命中往往充满了无常和无奈,这个世界总会恶作剧般的对你进行捉弄。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马东和李诞都不约而同地讲过一个十分相似的“成长故事”。

李诞在广州实习期间,终于在长队中买到春运回家的火车票,却在回公司的电梯中听到两个人的交谈,其中一位对另一个人说他是跑春运口的有多火车票,你要给你留几张。

那一刻,李诞觉得这个事情太扯了,他不再希望改变世界,好好赚钱就得了。

而马东在初入电视行业时,于湖南台做过一档名叫《有话好说》的时事评论节目,因为做了一期关于同性恋话题的后,被突然地停掉了。马东说当时他很难受,但后来不会了,因为他成熟了。

同时,在马东、李诞与许知远的对谈中,都曾聊起过关于“悲凉”的问题。

马东自言底色悲凉,是源于儿时看《红楼梦》的经历,当时十分享受那种郁结于心的、独自悲凉的“爽”。

李诞亦然,但如今二人都不再如此,马东明白人生不过如此,能在底色之上爽一会是一会,李诞则甚至更为激进的说不要享受忧伤,你心情不好你牛逼什么?充分自洽人就废了,人就是为别人而活的。

这是属于马东与李诞的成长故事,但对于许知远而言,他似乎一直都没有成长,依然还在享受着那份忧伤和愤怒。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但等待许知远的“成长”,却不再遥远。

许知远与李诞曾谈及死亡的方式,许知远说我想死在女人的身上。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这个回答的确是有极大危险性的,但他却对此没有意识到丝毫不妥,对于许知远来说,真诚、真性才是最为重要的。

李诞随即纠正他道:你不该使用“女人”这个词,这样会显得油腻。

许知远反问道:那又会怎样?

李诞答道:会赚不到钱。

对于李诞的回答,可以明显看出许知远是不屑的,或者说对于一个知识分子而言,商业代表了某种浅薄性,为了商业而做出妥协与迎合是可耻的。

但是,在与薇娅相遇的四个月后,2019年3月8日,许知远进行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直播,为的是“保卫独立书店”。

疫情期间,单向街仅剩的四家实体书店只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还能营业,而大悦城店的人流量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平均每天卖出15本书,甚至不够支付水电费。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有此困境的书店并非只有单向空间一家,本就岌岌可危的独立书店因为疫情原因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书店几乎在疫情期间没有任何收入来源。

如果说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的话,那么文艺在金钱面前则不堪一击。

许知远自建、自守、自洽的精神殿堂在一刻突然看起来风雨飘摇。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为了自救与救人,许知远联合了南京先锋书店、杭州晓风书屋、重庆精典书店、广州1200bookshop、乌托邦书店,以及淘宝第一主播——薇娅,在淘宝直播发起【保卫独立书店】直播企划,为独立书店发声。

这次直播吸引了14.5万观众来到单向空间的直播间,此次直播销售的商品为99元的盲袋,盲袋中至少含一本书和一件文创产品。

直播期间售出盲袋8000余份,销售额逾70万,但这个数额所产生的利润,对于改变独立书店的现状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

直播中的许知远满面通红,显然是在醉酒的状态,或许只有酒醉与晕眩才能掩饰他的手足无措。

当看到弹幕留言写道:“许老师我好爱你啊!” 许知远依然展现出他不合时宜的本色:“我对“好爱”这种事是有所怀疑的,人不该总将这类词挂在嘴边。”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许知远在妥协,也在反抗,但这也许只能是他最后的、无力的、看似体面的反抗。

到底该如何安置理想与现实的位置?到底该如何平衡文艺与世俗的冲突?审美是否有高低之别?欲望是否有高下之分?我们到底该追求什么?意义在哪里?永恒在哪里?

这类问题永远不会有正确答案。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看来,极度物化的巨大洪流已然可以将一切裹挟,即使是那些已经藏匿在角落的精神世界。

我忽然想起了《百年孤独》那个著名的开篇,如果放在许知远身上,我想应该是这样:

“多年以后, 当许知远站在巨大的吊塔面前,

一定会想起薇娅带他去参观冰块融化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

许知远对话薇娅,知识分子与淘宝主播的尬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橙子八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69114.com/39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