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师兄进入了我的房间 他们要守着我睡

城外十里桃林里,四道身影正在一招一式、整整齐齐的挥舞着手里的剑,其中三个人都是青衫的男子,只有一道是粉衫的女子。

而这个粉衫的女子就是我,我拿着手里沉重的剑,努力的想跟上师兄们的招式,可是坚持没多久我就不行了。

于是我耍赖般的把手里的剑一扔,坐在地上不起来,使劲的替自己揉揉右手腕,练了这么长时间的剑,我的手腕已经很酸痛,没有力气了。

一旁的三个师兄看见我这个样子,也不停下动作过来安慰我,不过还好,我已经习惯了,但是坐在我们不远处的师父却发话了。

“岚儿,拿起手中的剑,不许停。”师父放下手中的茶慢慢的开口。

“师父,徒儿的手已经提不起剑来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好不好,徒儿今天比昨天进步了哦!”

我装作没听见师父的话,还是坐在地上,然后和师父讨价还价。

可是还没等我再说出一句话,就被师父给隔空托起来了,就在我要落下的那一刻,我连忙站直身体,捡起地上的剑,再次跟着师兄练起了招式。

三位师兄进入了我的房间 他们要守着我睡

好吧,我再一次撒娇失败了,师父对我哪里都好,就是在练功这一方面对我绝不姑息,一点懒都不让偷,严苛的就像我们不是他徒弟一样。

不过师傅虽然严苛,但是对我们也是真的爱护,毕竟他护犊子的名声是众所周知的,就拿上一次我闯的祸来说吧。

那一次我和三师兄偷偷下山,去集市上玩耍,看什么都新奇的我们逛了很久,累了之后找地方歇息,于是在酒馆吃饭的时候,我们看到外面有人在打架斗殴。

本来我们奔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在一旁看戏,可是谁知道他们这些人竟然口出狂言,说要把我们门派比下去,还说我们门派的人不敢出世,只配在山里当缩头乌龟。

我当时就怒了,提起剑飞身下去和那个人打了一架,本来以为他既然敢口出狂言,想必武功应该很厉害,可谁曾想就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也就一张嘴能说。

于是我就把他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一旁的三师兄装模作样的拦了我几下,还趁机在他身上踹了他几脚我们才收手。

谁曾想他不厉害,他身后的人厉害,三师兄都打不过他,我更是被打伤了,还好最后大师兄和二师兄都赶来,才把他打退。

当天因为天色渐晚,我们也不便回去,于是就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我们要了四间上房,师兄妹四人一人一间。

可是到了晚上,大师兄把我和三师兄叫到他的房间里面训斥了一顿,说要不是他们赶来的及时,现在的我们还不知道会伤成什么样子。

我和三师兄就装作鹌鹑的样子,任由大师兄训斥,因为我们知道他是为了我们好,毕竟我们还年轻,不能在这时候就伤了根基,那样以后就没有出路了。

三位师兄进入了我的房间 他们要守着我睡

还好最后二师兄前来解救了我们,让我们没有被大师兄的唾沫星子淹死,于是我和三师兄回了各自的房间。

可是没有一会儿,我的房间门再次被敲响,我以为是二师兄,可是一打开门一看,三位师兄都在门口。

我就把他们请进了我的房间,三位师兄进入我的房间后,直接说明来意,他们刚才商量了一下,今天晚上我们没有回门派,在外面始终是不安全的。

再加上又是我闯的祸,难免那些小人不会在今天晚上来寻仇,也是他们就打算在我的房间里面守着我,以防万一。

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他们就在我隔壁,有什么事情我喊一声他们就听到了,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

可事实证明师兄们做的是对的,那些人真的太小人了,竟然还想在我的房间放迷魂烟,还好二师兄听力异于常人的好,在他们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于是当天晚上我们联手把他们又打了一顿,随后等到天亮的时候,我们就走了,回到门派之后大师兄就把这件事情禀明了师父。

当时我也在场,师父听到之后神色谈谈的,漫不经心的对我和三师兄做了处罚,我们都以为这就是师父对这件事情的反应。

可是半个月后二师兄告诉我,我和三师兄去领罚的第二天,师父就下山去找那个门派理论去了,还把那个门派的掌门打了一顿,毕竟只是一个小掌门,竟然敢如此欺辱我们门派,还真当我们隐居山林了。

我听到之后就哭的稀里哗啦,心里想师父还是爱我们的,自那以后我就听话了很多,但是这依旧改变不了我活泼的性子。

我以后可是要当侠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