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把我压在桌子上要我的联系方式 时隔多年后我们再一次相遇

家附近新开了一家酒吧,我跟朋友一起去酒吧喝酒,这里有乐队表演,气氛很热烈,唱到最后,大家都喝嗨了,台上台下玩成一片。

我在一片吵闹声中,忽然听到有人在弹钢琴,这琴声很耳熟,我喝得很懵,只能顺着声音,跌跌撞撞向前走,终于走到那里,看到一男一女在两个键盘面前对弹。

整个酒吧的人,慢慢都被吸引到他们那里,他们弹得那么默契,就像已经一起练习了千百遍,他们的神情又是那么陶醉,简直光彩照人。

我感觉那些飘散出来的音符,闪着金色的火花,弹到自己脸上,有点疼,随着他们手指的翻飞,酒吧里其他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随着最后一个音的结束,所有人都大力鼓掌,吹口哨,跺脚在为他们的精彩表演表示喝彩。

人群满满开始散开,我却又往前走了几步,在看到面前的那个男人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学长把我压在桌子上要我的联系方式 时隔多年后我们再一次相遇

而他看到我直接大步朝我走来,我刚想转身,就听见了他的声音:“程雨柔!”是喊我没错了,于是我有点犹豫又忐忑的叫了一声:“学长。”

弹琴的男青年听到了,笑着看我说:“原来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

看着他步步紧逼,我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可是一时不察就撞到了桌子,我狼狈的趴在桌子上,而他就着这样的姿势把我压在桌子上。

在我耳边开口:“把你的手机号码留下来,不然你今天就别想醒着走出这个门了。”

我的内心一阵哀嚎:不用你说我都快走不出去了好吗!

身体里的酒精再加上他近在耳边的呼吸让我下意识的腿软,我暗暗用劲掐了下大腿,从底下钻了出去,把电话号码写给他之后我就招呼着朋友离开了酒吧。

我是真的没想到时隔多年后还能在这里遇见他,说起来也是缘分,他是大我一届的学长,我们相识于钢琴社,只不过年少时候的暧昧还是抵不过家里的安排。

在悄无声息之下我就离开了,没有给他留下一点信息,我并不知道他这几年过的怎么样,不过他在酒吧当键盘手我还是挺意外的。

于是在几天之后我接到了他的见面邀请,就在我家附近的咖啡店里,我到的时候他已经点好了咖啡,于是我们就进入了叙旧模式。

学长说:“你现在成为作家了?”我笑笑说:“还没有,称不上作家,我只是在写小说。”他之所以这么问就是因为我曾经和他讨论过我的这个梦想,没想到他还记得。

我喝了一口咖啡问:“学长你最近怎么样,还在弹钢琴吗?”

学长笑笑:“我早就不弹钢琴了,现在在乐队里做键盘手。”

我说:“为什么不弹钢琴了,你不是弹的挺好的?”

学长把我压在桌子上要我的联系方式 时隔多年后我们再一次相遇

学长喝了口咖啡说:“小时候我不太喜欢弹琴,因为弹琴真的很枯燥,我就想出去玩,就算是在泥里打滚也好。”

“就算一直到大学,我也不喜欢弹琴,那时候我们俩不是经常一起抱怨吗,每次抱怨完却还是得弹琴,真是泄气。”

“不过后来毕业的时候,你记不记得,你跟我说,我弹琴很帅?”

我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件事情,于是点点头回答:“是啊,是真心觉得你那时候帅。”

学长得意的笑起来:“你看,我俩当时为什么能走在一起,就是因为眼光都很好啊,那是第一次有人用帅来形容我弹钢琴,而且还是个女生。”

“我当时心里特别的高兴,感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想,既然帅,那就继续弹呗。”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有些事情不喜欢就真的是不喜欢,就像我从来不会为了钢琴起早贪黑,就为了拿个好名次,所以与其在不喜欢的事情上挣扎,我还不如去干我喜欢的事情。”

我听着学长的话,也想到了当初我放弃钢琴时家里人的反对,可是我并不后悔,就像学长一样,人若是没了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