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不被别人连累 管住彼此的嘴巴

虽然甄秀气话少,但赵歆儿却是不怕,她好像有那个社交牛逼症。

她相信只要自己多说几句,对方总能回答点有用的信息。

可就在她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牢房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钥匙串碰撞的声音。

赵歆儿闭了嘴,默默地等待着人影的到来。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进入牢房里的几个狱卒在她们的牢房前停了下来。

他们每个人的腰胯上,都配着一把大刀,那样式看起来和电视剧上的差不多。

他们停下后,那个看起来像是头头的人指了甄秀气一下。

“你出来。”

话音刚落,原本坐在地上的秀气立马站了起来。

她的身量实在不是一般人能长成的,迎面而来就像一座大山那么有压迫感。

上前开锁的狱卒手顿了一下,心里也有些紧张。

不能说他怂,换个人在她面前也得怂,一想到眼前这个女人是因为什么而进来的,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其实不光是他,另外几个狱卒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来就是把她压上堂的。

甄秀气的案子可真是前所未闻前所未有,如此之丧心病狂的女子他们也从未见过。

不过秀气也并没有反抗的打算,只是沉默着跟着他们走了。

在秀气走之后,赵歆儿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

她不由的转头去看对面的那几个女囚犯,只见她们一个个都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

她悄悄咽了咽口水。

那伙女囚犯互相看了几眼,其中一个不怀好意的说:“现在甄秀气走了,可就没人能护得住她了…”

“对啊,这几天我可是没吃过一顿饱饭呢!”另外一个附和。

她们并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赵歆儿听的一清二楚。

她不由的在心里默默吐槽:难道我没来之前你们就吃过饱饭了?

“呸!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一脸的狐狸精样儿!”

“就是!不活动活动我还真不舒服!”另一个也愤愤的说道。

“……”

看样子她们都恨不得把赵歆儿打一顿扔出去。

听见她们毫不避讳的的讨论着,赵歆儿一脸的无语。

她觉得幸好自己离她们比较远,不然肯定能被这唾沫星子波及到。

没几分钟,几个女人越说越激动,直接把赵歆儿围堵在了角落。

“贾美丽,今天没人能护着你了!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能救得了你。”一个女人一脸的冷笑。

赵歆儿再次无语,这都是什么破台词。

“还有你这张脸,我看也别要了,否则到了外面也是被卖进青楼楚馆的份儿!”这女人尤其在意她的脸。

赵歆儿都怀疑她是不是因为这个受过情伤,不然怎么就盯着她的脸看呢?

“那个…谢谢夸奖哈…”赵歆儿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那几个女人一看赵歆儿还有心情开玩笑,顿时更生气了,她们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姐妹们,给我上!今天就让她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随着她的话,周围几个摩拳擦掌的女人顿时上前一步。

赵歆儿还是坐在地上,她深呼一口气,快速的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

约莫一个时辰后,甄秀气被押送了回来。

只是她刚进牢房,就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因为牢房里安静的不像话。

尤其是再有半个时辰就要放饭了。

按照以往,对面的那几个女人肯定已经在门口蹲守了。

甄秀气审视了一眼牢房角落里抱团缩在一块的女人们,眼里划过一丝探究。

只是再看向角落里的赵歆儿时,她眼中的情绪已经被敛去。

赵歆儿倒是没觉得秀气有哪里不对劲。

不过就算有她也不会多说的。

“秀气你回来了,快过来坐。”

她其实很好奇秀气出去到底干嘛去了。

但是甄秀气只嗯了一声,便走到里面躺倒睡觉去了。

赵歆儿十分尴尬,只能讪讪的咽下喉咙里接下来的话。

她看了一眼那边抱团缩在一起的女人们,见她看过来,她们哆哆嗦嗦得更厉害了。

赵歆儿,“……”

她都说过了,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可她们偏是不听呢,真以为她魂穿前十年的中医是白学的吗?

人身上的骨骼她闭着眼都能摸出来哪是哪。

找个人受不了的穴位岂不是小儿科?小瞧谁呢?

于是这日到了放饭的时候,赵歆儿破天荒的享受到了优先待遇,就连前来发放食物的狱卒也不由得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他们再看看赵歆儿身后那几个安安静静犹如鹌鹑的女人们,只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赵歆儿今天终于得到了一个完整的馒头,多了她也吃不了。

她看着旁边啃馒头就咸菜吃的正欢的秀气,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她羡慕啊,羡慕秀气胃口真好,这连续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馒头,她居然一点都不腻。

看这大口大口的吃相,反倒像是在吃什么山珍海味。

赵歆儿告诉自己要有耐心,安无衍身为小说中亦正亦邪的反派,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挂掉的。

等有人来救他,她再帮个忙就好了。

这样想着,她的心里好歹有了些安慰。

是夜,赵歆儿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

她晚饭的时候为了把那么馒头咽下去多吃了不少咸菜,现在口渴的厉害。

正当她准备起来到桶那边弄点水喝的时候,就听到牢房里有一阵细微的窸窸窣窣声。

她顿时被吓了一跳醒困了,她觉得牢房里进了老鼠。

可是她又听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声音不太对,于是假装翻了个身。

那边停顿了一会儿,再不久后又开始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黑暗中,赵歆儿悄悄睁开眼,借着牢房外昏黄的烛光,看到一个女人正背对着她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令人吃惊的是她旁边的那几个人睡得像死猪一样,还打着呼噜。

她想了想,又闭上眼睛,并不打算过去。

毕竟人家也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但是在等了将近一刻钟之后,她实在受不了了。

她实在太渴了,早知道就少吃点咸菜了。

赵歆儿一脸无奈的坐起身,然后朝那个人的方向满满移动,水桶就在她旁边。

那女人应该听见赵歆儿的动静了,停住动作不动了。

她也不想戳破人家,就在她喝完水砸吧砸吧嘴准备回去的时候。

视线下意识扫过某个地方时顿了一下。

她哆哆嗦嗦的拍了拍那个装睡的女人的肩膀。

女人不敢动,继续装睡,赵歆儿只好开口,“甄秀气不见了。”

女人顿时坐起身看过去,果然没看见人,她大惊失色:“人呢?人怎么不见了?”

赵歆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她也想知道人去哪里了,她不是一直醒着吗?怎么还不知道?

她觉得,今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

“砰”,一个人影被放倒,紧接着又有几声沉闷的倒地声响起。

牢房里熟睡的犯人根本就听不见这些声音。

昏暗幽森的地牢里,因为人影的走动,墙壁上的烛火被空气吹的歪了歪,时不时的发出“滋啦”一声。

那间特殊的牢房里,铁链被砍断掉落的声音响起,牢房的门被快速打开。

几个衣着各异的男人闯了进去,却并没有动手,而是双手抱拳低着头恭恭敬敬叫了声:“教主。”

一直被赵歆儿认为不会动的男人终于缓缓抬起头。

露出了那张俊美绝伦的精致脸庞,明明是美髯凤目,却因为那张脸的线条太过凌厉,让人觉得不敢直视。

安无衍手脚微微动了动,身上的铁链齐齐断开,他沉声开口:“拿到东西了吗?”

属下连忙点头,“到手了。”

安无衍扯了扯嘴角,一脸讽刺,“走吧。”

就在他刚刚踏出牢房的时候,突然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

地牢里陷入一瞬间的沉寂,随即各个牢房中的人皆被惊醒。

赵歆儿是最先被吓到的那个人,因为发出尖叫的就是她身边那个女人。

她一脸惊恐的大喊:“救命啊!有人越狱了!魔教教主要跑了!”

赵歆儿抽了抽嘴角,心想:行了,这下不死也得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