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做饭是天经地义吗 关键时刻靠这个活命

赵歆儿自知现在多说无益,索性就闭嘴了。

但是她面前的红衣女子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你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却有能力在牢里安然无恙,这其中要是没什么古怪,说出去谁信啊?”

她饶有兴致的盯着赵歆儿问。

赵歆儿只好撇撇嘴说:“这不是秀气…不对,石头大哥一直在里面照看我吗?我当然没事儿。”

其实她知道对方说的是石头离开之时发生的事情,但她现在也只能装傻。

毕竟她也真的是一个弱女子。

红衣女人嗤笑一声,“别装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确定不说实话吗?”

赵歆儿沉默了一下,肚子又开始叫了起来,她真的饿得不行了。

“我说…姐姐,我真的饿,能给顿正常点的饭吃吗?”

女人冷笑一声,“你倒是心大,不先担心的小命,反倒是一心想着吃。”

赵歆儿只好说:“姐姐,你想让我死,总得让我做个饱死鬼吧?死刑犯行刑之前还能给顿好酒好菜呢。”

“再说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再说我这都好几顿没吃了…”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红衣女人就这样看着她,最后无意义的笑了笑。

“行,我倒是对你开始好奇了。”她说着站了起来,“等等石头会来给你送饭。”

说完后她就走了。

于是赵歆儿等啊等,终于在中午等来了饭菜,虽然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好歹能填饱肚子。

接下来的几天,石头、红衣女人,还有那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对赵歆儿进行了连番的审问。

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都没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

不是赵歆儿真的硬气,而是她真的一问三不知。

最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新抓来的女子是真的傻。

而且经过调查,确实在那个镇子上,有一个叫贾美丽的女子。

从小父母双亡,靠着周围邻居的接济生活长大。

因长大后姿色不错,被一个有些家产的富贵老爷看上,想娶回家当小妾。

但贾美丽却不想这样,于是就想办法逃走。

她打算逃跑的时候偷点盘缠,却没想到被人抓住了,然后就报官进了牢里。

所以她真的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进了那个牢房。

但有些奇怪的是,情报上的调查结果和现在这个贾美丽的性格上有些出入。

他们也想过是不是掉包的可能,但是这张脸却是真真实实长在她脸上的,没有任何的易容痕迹。

他们哪里知道,贾美丽的身子确实是贾美丽,但灵魂已经是赵歆儿了呢?

在确定完她背后没什么身份后,这四个人就围在桌子旁讨论她的归处,旁边蹲着赵歆儿。

“既然人没什么问题,我们留着也没啥用,要不就随便找个地扔了吧。”

说话的人嗓音清冷,像是个少年,不过他就是那个双胞胎之一的矮一点的男人,叫林森,是弟弟。

其身份就是安无衍的右护法。

赵歆儿蹲在旁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感情就当她是个垃圾吗?

林木也就是那另一个神情冷峻的男子,他听到林森这句话,竟然保持着默许的态度。

“要不…我们把她留下来吧,正好我最近在找人试药,反正扔了也是白扔。”

红衣女子绯影颇有兴趣的说到,她是安无衍的三香主。

或许是因为看在一起做过牢吃过馒头的情分上,石头没应声,他看着赵歆儿,“你会干什么?”

赵歆儿在心里夸了石头一百零八遍,“我会做家务!”

他们似乎对做家务这个词有些不解,她连忙解释,“就是扫扫地洗洗衣服擦擦东西之类的。”

林森似乎看赵歆儿极为不爽,听到这句话就跳出来道,“这些都有人干!”

“……”

早知道她之前就不嘴贱的问他为什么比他哥矮这个问题了,以至于让他记仇到现在。

赵歆儿委屈的瘪了瘪嘴巴。

石头咳嗽了一声,粗声粗气道,“除了这些你还会干什么?”

赵歆儿低头沉思,脑海中不由的想起了一件事情。

最后她眼神坚定的说:“我会做饭。”

房间有一瞬间的沉默,原本凶巴巴瞪着她的林森也发生了极为明显的态度变化。

她就知道,这句话对他们来说肯定吸引力很大。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她发现这魔教里面是没有厨师的,不然但凡是有点经验的人,也不会做出那么难吃的东西。

就连她这几天因为吃饭也被喂了好几次解药,她决定就用这个理由留下来。

或许是为了检验赵歆儿是否在撒谎,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他们立刻就把人带去了厨房。

赵歆儿看着这稍稍有些熟悉的厨房,心里松了口气。

她上辈子也是自己做饭吃,也养活了自己好几年,厨艺虽然没有那些酒店餐厅的大厨厉害,但跟普通人比还是好很多的。

更何况是魔教之中的这些人。

厨房里的厨具食材都很齐全,桌子案板上也很干净,就是缺了个厨师的身影。

赵歆儿盯着厨房很是不能理解,“难道你们魔教都不请厨子做饭的吗?”

石头一进厨房就摸了根黄瓜在身上擦了擦,然后“咔嚓咔嚓”的啃了起来。

听见她这话,回答:“当然请过,但是都被教主亲手解决了。”

这话说得,相当无所谓。

而赵歆儿刚拿起刀的手却一抖,差点把刀扔在地上。

她颤着声音问:“嗯…为什么?”

石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当然是他们想害我们啊!”

他又啃了一口黄瓜,把往事侃侃道来。

这魔教之中,原先是有厨子的,可是也不知怎么,这些厨子要么是间谍,要么是仇人。

总之就没一个正常的,就算他们在山下随便抓一个来,最后也会因为贪图教中秘宝去偷盗的时候被解决掉。

就像受了诅咒一样,但凡是厨子,就没一个正常的。

后来他们也习惯了,在对方自认为没露出马脚的时候,还能若无其事的叫对方做菜。

赵歆儿觉得他们心真大,“你们不怕他在菜里放点啥吗?”

石头哼笑了一声:“说到这里,他们怕是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了。”

赵歆儿一想也是,若论用毒识毒闻毒,谁能比得过安无衍的弟子。

这简直就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不自量力啊!

“当然也有那种不识相的给我们下毒,我们就让他把自己做的菜全部都给吃下去,让他尝尝毒发的滋味。”

赵歆儿,“……”

说到这里石头又瞥了她一眼,“若不是诸葛不常在教中,哪里轮得着你来做饭!”

诸葛就是他们教中的军师。

“……”

不用想,这整个魔教除了那个诸葛,其他人肯定都对厨艺一窍不通。

赵歆儿也不想再多问了,她在厨房走了一圈,不得不说这厨房的菜是真齐全。

她脑海中过了几道菜名,便动手做了起来。

酸辣土豆丝、辣子鸡、酸菜鱼、地三鲜、水煮肉片、辣椒炒肉、西红柿鸡蛋汤…

随着菜一道道被端上桌,原本啃完黄瓜啃西红柿的石头不由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到桌边一脸认真的盯着赵歆儿做的菜。

而原本守在门外的几人也没能抵抗得住香味的诱惑走了进来。

林木还好点,至少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而林森直接上去眼巴巴的看着桌上的菜,由衷的感慨:“吃完饭终于不用再吃药了!”

绯影也是掩饰性的摸摸鼻子,“看来她也不是毫无用处。”

赵歆儿把最后一道甜汤端上来之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菜齐了,可以吃了。”

虽然四人皆是口水直流三千尺,但是却明白什么是自己的本分。

绯影把口水都快流到菜里的林森推开说:“美丽啊,我们去给教主上菜。”

赵歆儿:“……”

她还得当跑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