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郭春雨 李岩松

一副墨镜,隔离出两个“王海”。

当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想让他面对镜头“摘下墨镜”时, 王海表示拒绝,“面对媒体的时候我还是戴着吧,毕竟生活和工作还是要分开。”

戴上标志性的墨镜,王海就变成了犀利的职业打假人。这位在1995年因打假索尼耳机而一战成名的职业打假人,近日重新回到了公众面前:王海的打假风格是“正面刚”,直接在微博@对方。2020年12月份,王海在微博上分别喊话辛巴和罗永浩,称他们直播买的某些产品涉嫌售假。随后,辛巴道歉,罗永浩主动承认售假。

摘下墨镜后的王海,爱好是“躺着看美剧”,以至于“最近看的眼睛有点散光。”他穿短款的运动羽绒服,坐下的时候会陷到椅子里,找一个舒服且松弛的位置。说起话来面部表情丰富,面对记者不好回答的问题,他会笑一笑绕过去。如果觉得自己“说多了”或者“说错了”,他会带一点商量的语气,“这个就别播了。”

在身份为“打假人”的时候,王海永远戴着墨镜。隔着眼镜,看不清他的眼神。在谈到直播打假的时候,王海说他的微博上每天都能收到众多私信,向他爆料直播假货,但是这些直播售假“假得水平太低,打起来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王海说生活中的自己,也经常“被骗”。他曾在小区门口买过十块钱的橘子,回家之后发现是染色的,就提回去退给了商贩;在超市买到坏了的水果,找到超市要求赔偿了1000块钱。

在对待商贩和超市的不同态度上,也能看出王海对待打假对象的态度不同。他目前的打假对象集中在辛巴和罗永浩,二者都属于各自直播平台上的“头部主播”,谈及当初打假的原因,王海说自己“只是一个娱乐,却没想到收到了2万多条投诉”,按照和消费者维权五五分成的比例,在此次直播打假中,保守估计王海团队能够获利千万以上。

对于职业打假人来说,直播打假目前像是一片“蓝海”,因为人手不够用,王海的打假团队目前正在招募。打假是为维权还是为获利?围绕在王海身上的争议从来不断,但在王海看来,赚钱是手段,打假才是目的,自己是一个“好人”。

2020年12月31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西安面对面采访了王海。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这些打假没有困难都是低级的骗术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直播带货时代的打假有什么特点和困难?

王海:我觉得网红带货假货多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之前我觉得直播带货跟电视购物差不多。作为一个网红,擅长的可能是表演、唱歌。跳舞或者是说相声,给粉丝解闷,但带货需要做产品的风险的管控,术业有专攻,从常识来判断,一个人也不可能样样都行,这并不现实;那么另外从商业常识上来说,一个品牌需要维护自己的价格体系,在分销时不可能让某一个经销商有特别低的价格。

厘清逻辑后,这些打假没有困难,都是低级的一些骗术。首先这些主播从人设就是假的,假人设、假产品、假宣传,假功效。这个骗局很容易识别,很容易识破。

“网红主播是经营者,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辛巴(真实名字辛有志)和罗永浩都属于头部主播,他们自己会有很多粉丝。微博上有些他们的粉丝给你留言,对你进行人身攻击,你采取了怎样的反击?

王海:在我看来,消费者对于网红或者偶像过于盲信。我觉得消费者要有一个冷静理性的要有一个判断,你可以喜欢这个人的才艺和表演,但你没必要相信他可以面面俱到,什么事都能做好。

我觉得攻击我,对我进行网暴的人都是水军,但我还是很愤怒。目前我已经对这些人进行了起诉,我一个都不放过,目前在诉前调解程序里的有150个人,后面还有几百个人等着,我们都会一一安排起诉。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起诉几百个人,你的战斗力很强。

王海:我现在只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本身就是维护社会正义。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打假罗永浩和辛巴到何种程度,什么样的结果会满意

王海:首先对网红主播带货的身份进行定性。网红主播的身份是经营者,不是代言人,卖得是粉丝对他们的信任,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必要时还要承担法律责任;其次视频带货平台要按照电子商务法的规定承担责任和义务,交易记录最少保存三年,让消费者可以随时查阅,如果消费者需要维权,才有据可循,有据可查。我们注意到这些平台的上的很多店铺都是60天发货,发完货就把链接删了,甚至把店都关了,消费者发现上当受骗以后没法维权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让直播平台作为电商平台承担法律责任,让带货网红主播作为经营者承担法律责任。他们可以慢慢骗,我成立专门团队不慌不忙的打,一个个打。

“打假辛巴罗永浩理论上可以获利1000万以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之前提出打假辛巴、罗永浩索赔部分五五分成。打假这些主播目前能获利多少?

王海:打假他们两个,理论上我们可以获利1000万以上,但实际上最后还得看消费者掌握证据的情况,以及罗永浩、辛巴的赔付能力。

目前各个平台跟我们联系,委托我们维权的消费者加起来超过2万人了。理论上帮这些2万个消费者维权的话,哪怕平均每个人能分500块钱,我们也能分到1000万。当然我们还要请律师挨个筛选这些消费者符不符合维权的证据要求。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打假他们属于降维打击,我们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直播带货时代,打假这门生意算不算一片市场蓝海?

王海:我们到不想赚这个钱,因为赚这个钱挺费劲的,工作量非常大。我们希望能够推动消费者权益的保护,现在不应该出现这种大规模的带货售假。他们的骗术很拙劣,很低级。特点就是没有选品,没有把关,什么赚钱卖什么,什么快就卖什么,打假他们属于降维打击,我们都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太容易,甚至都没技术含量,比如说辛有志卖的燕窝,他的产品包装上就写着风味饮料,配料表上也写着海藻酸钠,都不用检测,看看配料表都能明白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之前的时候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大概10年,为什么现在会选择高调的出现?

王海: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只不过大家没太注意。这些年我们主要在做另外的维权项目,就是帮业主维权。现在物业公司和开发商普遍侵犯业主的权益,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当然,从收益上说,打假的收益比较高,现在觉得我高调出现,是因为大家对直播打假比较关注。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赚钱是手段,打假才是目的”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从1995打假索尼耳机开始2020年打假直播带货, 25年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有市场?

王海:因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从1995年我打假索尼耳机后就经常研究售假,当时我判断随着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进步,假货等欺诈行为可能会越来越多,与之相关的打假工作也会有社会需求。

所以我从1995年就做了计划,成立团队和事务所,一方面帮消费者维权,另一方面帮厂家查假和防假,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的工作。

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进步和改革进步都需要一个过程,这其中人的改变最为困难。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25年过去了,的出发点变了吗?的人变了吗?赚钱和打假哪一个才是的目的?

王海:我没有变。我们一直不忘初心。从本质上说我们做的是一个非盈利的工作,但是我们要用商业手段来解决一些社会问题。因为如果从盈利的角度出发的话,干什么都比这挣钱。我们希望现在做的这些打假工作,契合我们打假的宗旨,而不是说单纯的去追求赚钱。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打假的目的是什么?你打假的出发点有多少偏重于从利益出发?

王海:赚钱是手段,打假才是目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是吹哨人制度,立法的初衷和目的,就是要运用利益驱动的机制让消费者(通过打假)赚到钱,让消费者站出来吹哨,叫停质量有问题的商家,倒逼产品的质量升级。这就好像红绿灯一样,如果红绿灯上没有摄像头,很多人会闯红灯,还会心存侥幸。现在红绿灯上基本都装了摄像头,闯红灯的现象就很少见。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我身上的争议一直都在”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打假的制度发展中,你觉得自己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王海:我是一个实践者。我们从2003年开始提建议,假货赔偿改成退一赔十,将维权起步价设定为500元,现在消法惩罚性赔偿制度也一直在发展和进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说打假罗永浩和辛巴,也是在打假他们的假人设,你有人设吗?这种人设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便利。

王海:我们的人设是是实事求是的,不是专门去打造的,我们的人设就是一个执哨人,一个消费者,一个建设者,我们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身体力行的各种实践,推动消费者权益方面制度的完善和发展。

我没觉得人设给我带来了便利,因为我身上的争议一直都在。如果我们要去打造一个人设,应该要避免这些争议。如果我真的打造人设,那我就会尽量的避免我身上的争议。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认同别人对你贴上打假斗士打假勇士这个标签和人设吗?

王海:我们没有打造过这种人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这都可以理解。但是对于这种人设,我持保留意见。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打假是在利益前面的一直都是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有网友评论说,觉得像一只啄木鸟,啄木鸟的目的是吃虫子,而树为此受益了。你的目的是获利,但整体消费环境是有改善的。认同这个比喻吗

王海:这没什么问题,这也是一个看问题的一个方面。实际上我从25年前就考虑这个事,我们打假做的是一个利国利民的事情,难道错了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打假他能不能作为一门纯粹的生意?你打假获利最高的一次是多少?

王海:打假当然可以作为一门生意。我们主要还是帮企业打假,最高的一次是十几年前帮一家药企打假,可能是大几百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如果打假维权的时候,委托你的消费者,打假对象正好是你的企业客户。这种情况下如何选择?你会像对罗永浩、辛巴穷追猛打一样,对企业客户穷追猛打吗?

王海:这种情况一般稍微协调一下就搞定了,因为大部分的厂家是非常希望妥善处理纠纷的。如果遇到比较严重的情况,遵循利益回避原则,我们也会回避。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说的回避,是否可以理解为打假这件事,要站在利益后面。例如遇到大客户的时候,打假可以相对往后靠一靠

王海:打假是在利益前面的,一直都是,但我们从商业常识上来说还是要回避的。不过如果商家故意制假售假,原则上他是不会来找我们的,所以你说的这种情况应该也不会发生。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我做这个工作很简单,无非就是戳破谎言呈现真相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的打假方式,还有打假行为可以复制吗?王海可以复制吗?

王海:每个人都可以打假。因为我做这个工作很简单,无非就是戳破谎言呈现真相。我们这些年也一直在成立团队,带学生、带徒弟,在这个方面,我们做过尝试,但是选人比选品还难,需要一个过程。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如果把你的名气和能力称为“头部”,在你成立的多个公司中,目前还没有下一个可以称之为头部的“王海”。

王海:我们没有刻意的复制过。我带过的徒弟,包括不公开的大概有四、五个、到目前都没有一个特别令我满意的。(成为王海)有一些偶然性,这可能有一定的偶然性,我们现在也设置了一些课程,按照我们教学的话,是肯定会成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的公司也出现了一些劳动仲裁等等问题,这个是复制王海过程中出现的吗?

王海:都是正常商业行为,有分歧是很正常的,我们公司没什么问题。网红的两大法宝,一方面是找水军攻击我,另一方面“挖祖坟”,网上这些事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早都过去的假新闻,我在微博上都写过。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我是个好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很多人不认可你做的事情,觉得你的目的是盈利。你觉得做的事情是公益吗?

王海:他们不认可没关系。我们不在意他们的认可,我们做的事情当然是公益,我是个好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打假开始之前,你会在知道对方售假的前提下多购入一些假货吗?公司内部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王海:我们购入一两件用来维权就行,我们主要做的是给消费者维权。消费者可以这样做,我们公司内部不行,我们需要利益规避, 目前公司还没有发现过这种情况。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会针对其他的头部主播吗?

王海:现在目前还没有计划,不代表以后不会。只是现在我们没有时间,现在手上有2万多个消费者投诉,还要时间来整理。说实话,当时打假罗永浩和辛巴,只是一个娱乐,没想到会接到这么多的投诉。我们现在也在扩张团队,深圳团队正在招聘律师。

对话职业打假人王海:带货主播卖的是粉丝信任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橙子八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69114.com/17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