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霄贤《追梦人之开合人生》勇敢追梦,畅谈走红背后的故事

04.jpg

上周日,演员范湉湉做客全国首档场景闯关式人物访谈节目《追梦人开合人生》,回首了她一步步从主持人到辩手再到演员这一路上的点点滴滴,让观众看到了范湉湉用冲劲和坚持,为自己蹚出了一条光明路的硬核人生。

本期,《追梦人之开合人生》迎来青年相声演员秦霄贤。作为一名凭“傻”走红的相声演员,秦霄贤不仅被师傅与粉丝们宠爱,也饱受争议——超高流量与当前实力不匹配、与搭档拆对粉丝不买账……面对追捧与质疑,秦霄贤将怎样处理这两者间的关系,又是如何看待外界的评论?本周日晚十点,秦霄贤将为观众讲述在质疑与鼓励中成长的追梦之路。

02.jpg

三幅扇面寓意入门、入行、入境

秦霄贤的相声之路走了多远?

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尤其是竞争激烈的演艺圈,一个独一无二的标签可以让人快速地认识你记住你。幸运的是,23岁的青年相声演员秦霄贤不只拥有一个标签,“网红艺术家”“德云傻子”等标签推动着他迅速出圈,成为综艺节目中最炙手可热的嘉宾之一,但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标签仍是相声演员。本期《追梦人之开合人生》将以三幅扇面为引,在传统相声段子——《打灯谜》《黄鹤楼》《大保镖》中,讲述秦霄贤的人生成长轨迹。

在秦霄贤看来,《打灯谜》《黄鹤楼》《大保镖》三个节目,不仅仅是相声行当里的经典贯口,更从难易程度上寓意了相声手艺入门、入行、入境的三重境界。16岁进入戏校,22岁正式拜师郭德纲,从入门到入行,仅用短短6年的时间,表面顺风顺水,可也经历过被父亲叫回家学做生意一年,最终认清自己理想又重回德云社再次开始的曲折过往。回望拜师场景,秦霄贤坦言自己紧张得一塌糊涂,“一生师傅,一世师傅”这句话想了一宿,并笑言这是自己人生当中说得最有文化的一句。

如今的秦霄贤虽经过小剧场的历练,将“小剧场里的三百人拿捏得‘死死’的,想让他们乐,想让他们起哄都能拿捏住”,但他深知自己还不是那种能拿得下《大保镖》的相声演员,也明白自己的基本功不扎实,还需好好练习。节目中,他吐露心声,称愿一直带着对相声这门传统艺术的热爱和尊重,在这个领域不断寻找方向,让自己最起码是一个合格的相声演员。

03.jpg

被综艺之神附体的“网红”

能否经受得住人气与争议的双重压力

相声讲着讲着就甩飞一只鞋,憨憨的性格轮番被师兄弟调侃,连着三天被粉丝“鹅姐”“鹅鹅鹅”笑声支配的恐惧,导致秦霄贤现在一上场就先看“鹅姐”来没来……演出中接连的“意外”让秦霄贤“傻”出了圈,成了德云社的“网红”。尽管有些观众认为“鹅姐”这样的行为很干扰演员的演出,但秦霄贤在节目中承认挺感激这个人的,因为正是“鹅姐”事件才让当初刚刚在小园子里积攒一些名气的他被大众熟知。这段走红经历就连秦霄贤自己也没料到,他调侃自己“可能是综艺之神附体了吧”。

在专业实力上未获得认可之前,快速的人气飙升也让秦霄贤饱受争议。现场观察团也指出了这一点,“你现在的人设是‘傻子’,你想过要去改变这个人设吗?”“你现在还有没有时间研究相声?”“你觉得自己是合格的相声演员吗?”“未来的相声之路有何规划?”面对这一系列犀利的提问,秦霄贤究竟会做何回应,值得大家关注。

此次,德云社演员尚筱菊、刘筱亭也加入观察团,他们给师叔挖起坑来毫不嘴软。“在德云社里边,除了郭老师谁的颜值最高?”“霄字科报名有三千人,为什么只有你火了,是不是受到了郭老师指点?”“你现在也算是一个‘网红’,有没有想要改变这个称呼?”秦霄贤如何应对这逗趣又不失锋芒的提问,德云社师叔师侄间又将上演怎么样相爱相杀?不禁让人期待满满。

如今更大的名气,给了秦霄贤更多在综艺、影视领域尝试的机会,但也导致了他和孙九香这对三年黄金搭档的拆对,让众多粉丝意难平,有人说是秦霄贤爆红后飘了,有人说是发展方向不同的不可抗力,网友一时间曾议论得沸沸扬扬。对此,秦霄贤也将在节目中首次正面详细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