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跟儿子睡了一天 都是酒精的作用

儿子在东北的学校上大学,他们的寒假放得早,元旦的时候,儿子就考完期末考试回到家里来。

刚回来没几天,正好有个去电视台实习的机会,这对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儿子来说,是件求之不得好事儿。

去之前,儿子连着两天两夜,在电脑上把他实习岗位的那个栏目往期的视频,能找到的都找出来看了一遍,还认真地跟我探讨了一番节目的优点和局限。

看得出来,儿子的对这次实习的重视程度是相当高的,就好像他不是去实习,而是去当制片人一样。

对于做节目,儿子自认为是不陌生的,因为大二的时候,他就跟几个同学一起搞了个大学生网络娱乐节目。

他在里头负责主持人,主持其中的脱口秀单元,是一种“自黑式”的娱乐,穿一件不符合身份的蓝色西装,梳起大背头,脚蹬一双锃亮的皮鞋。

就那样站在台上,一句句的说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段子,其中掺杂着一些肢体语言和其他的方言。

虽说总体看还显得匆忙和生涩,火候也差了些,但逗乐儿的效果还是真有,特别是由儿子策划的那一期,点击率都上百万了。

但很可惜的是,他们的这个节目是申请的大学生创业新项目,做了十几期就因项目结项,停了。

我曾试图劝儿子自个儿这种形象的脱口秀视频继续做下去,那怕每次简短一些,弄个小视频,说个几分钟呢,但是很显然,貌似脾气好的儿子并没有采纳我的意见。

他的兴趣随着自己的专业转移到摄像、编导和后期制作上,这一二年,他和同学拍了不少简易的微电影、纪录片,企业宣传片什么的,有的他也会传给我看。

生日跟儿子睡了一天 都是酒精的作用

其实对于一个在校学生来说,有实践机会,多学点本事总是好的,将来正式进入社会才不会显得那么仓促。

在我看来,儿子这次去电视台短期实习,说白了就是去打打杂儿,熟悉熟悉大电视台的工作环境,学学严谨的制作流程,去去年轻人身上的浮躁。

第一天实习回来儿子很兴奋,他说虽然站了一上午,就在那里看主持人录台词,但是并不觉得枯燥,因为节目是日播的,一次要录好几天的。

今天录节目的是男主持人,台上的他很严肃,但是一停机他就很能说,跟说相声似的,幽默又风趣,最好相处了。

下午就到机房看怎么录字幕,因为他的实习工作将主要围绕字幕这一块,我倒是没看出儿子有啥不满意的,反而情绪高涨。

他反复说强调这个工作的要求太严了,光一个字幕就要弄好多遍,跟他以前做的工作一点都的不一样,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的。

周末的时候儿子书要去电视台加班,正好我的工作也需要处理一下,于是当天我们两个人就都出去了,但是我没想到是儿子骗我的。

他坐地铁准时去电视台,说是几个实习生九点在门口集合,九点刚过,我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他说他忘带身份证了,没法换门卡进不了台里,想自己要回来拿,但是又没带家里的钥匙,问我能不能回趟家。

这个大大咧咧的臭小子,幸亏我就在附近上班,要不然看他今天怎么办,本想说他两句,但还是忍住了,我觉得这未尝不是他需要实习的一课,以后不管什么时候,相信他再也忘不了出门该带些什么。

可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家里已经有了人,桌子上还摆了一个生日蛋糕,我刚一进去,头顶上就响起了礼花的声音,然后就是儿子为我唱的生日祝福歌。

我才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也真的难为这个臭小子了,费这么大劲把我喊回来,他不仅买了蛋糕,还买了酒。

于是我们母子俩就坐在客厅里喝起了酒,谈起了心,我和儿子向来都是朋友的相处方式,所以没什么好在意的。

于是生日当天我和儿子喝多了,在酒精的作用下睡了一天,到第二天上午才悠悠转醒,这酒啊,果然不能多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