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让我给他回答 而我只想离开他

“最近过得怎么样?”对面的男人开口问。

我结结巴巴的说:“还,还行。”我打量着眼前的学长,想弄清楚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不知道他又想干什么。

在我的想象里,学长这次过来,就算不为难我,起码也得讽刺一顿,态度肯定是不好的,因为他都胁迫我了,说话不带刺就好。

谁知学长不仅保持了风度,还对我挺关心的样子,我一度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不敢相信的老看他。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学长问话时摸脸。我连忙说:“没有什么,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啊,我顺路过来的,想问你要不要坐顺风车,昨天看到你挤公交上班挺辛苦的,你要不嫌弃,以后我上班都捎上你吧。”

学长让我给他回答 而我只想离开他

“不过,早餐我就不给你买了,怕买了不合你口味,到时候再便宜了别人。”学长自嘲一笑,他是见我不仅没吃还送人了才这么说的。

听见他的话我有些犹豫,因为我并不想和他有过多的额接触,我的内心还是有这些害怕的,其实他不仅是我的学长,还是我生活中的“哥哥”,因为我被寄养在他们家里。

对,就是寄养,就像个宠物一样被“寄养”了,但是我无力反抗,因为那是我爸妈的嘱托。

我才刚上班不就,就被他看到了狼狈的样子,他家人都不希望我上班,觉得能养得起我,但我不觉得。

我觉得上班挺好的,我觉得工作不丢很好,这样就算出点什么意外,那还有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而且,做人得有底线,被寄养不代表一切都要指着别人,只是我有点奇怪,从搬过来到现在,学长只字不提我是寄养的这件事,他不是一向看不上我吗?

既然学长不说,我也不好自揭伤疤,其实现在的我们还是有点够怪异的,因为我和他还是同事,学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干,每天去到公司看见我,都表现得像个正常的朋友和同事。

我都迷糊了,他就那么爱演戏?那我该怎么接呀?有点招架不了,我这一天上班,几乎都在琢磨这事,其实我想离开那个家。

不一样的情绪跟疑惑一直在烦扰着我,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大着胆子跑去他办公室找他,然后试探着跟他说:“上次问你要的钱我花光了。”说完我就闭嘴看他,等他回应。

结果学长愣了下,眉头紧皱的问我说:“你要多少?”

“七八千吧,我想买点东西。”

学长让我给他回答 而我只想离开他

正常情况下,这算是很不合理的要求了,可能还会被人鄙视,可是我要的就是不耐烦和鄙视,甚至是厌恶。

他突然看着我问:“你要这么多钱买什么?”

他在等着我给他回答,但是我并不想跟他说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他厌恶我,好离开那个家,离开他,我好半天都没有说话,他好像不耐烦了,开了口。

“行了,下班你等我一下。”听见他的回答我真的愣了,没想到学长还真的答应给我钱了,这真是意外,他怎么突然转变的这么快。

其实在我父母离开我之后,我就一直想独立生活,不想再麻烦别人,因为我过够了看别人颜色行事的日子,我只想清静一点。

可是我发现学长好像改变对我的而态度了,这让我很苦恼,他不应该嫌弃的把我赶出家门吗?他并不像会屈服于父母淫威的人。

真是奇怪。